云南信息港  |  新闻频道  |  云南新闻  |  看天下  |  评论  |  财经  |  体育  |  美食  |  旅游  |  娱乐  |  专题  |  滚动  | 
返回
云南信息港

东京奥运会·奥运时评|当我们炮轰“打分不公”之后

2021-07-30 16:00:15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东京7月29日电 (记者卢羽晨、卢羡婷、叶珊) 体操已经很久没享受过如此高的国民关注度了。上一次是因为里约奥运会被质疑“打分不公”;这一次,又是因为东京奥运会被质疑“打分不公”。

在28日东京奥运会有明体操馆,当肖若腾、孙炜在男子六项里频频亮出优质动作,然而分数却始终不如东道主小将桥本大辉时,网友们群情激愤了。

7月28日,日本选手桥本大辉在跳马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这场男子全能决赛在国内各大网络平台的热搜榜“屠榜”。网友们纷纷转发肖若腾挂着银牌而眼睛瞄着桥本大辉金牌的照片,以及桥本大辉与肖若腾、孙炜的跳马同框对比视频。已经退役的中国体操名将们也纷纷发表自己的见解。有网友实在气不过,甚至在国际奥委会和国际体操联合会的海外社交媒体账号下刷屏谴责。

7月28日,中国选手肖若腾在得知获亚军的成绩后。新华社记者 王丽莉 摄

当我们发泄完愤怒,或许可以冷静下来想一想:骂完了,然后呢?

第一,从评分体系来看,体操是打分项目,人为因素是先天缺陷。国际体操联合会如果不改变现有的评分体系和方式,不能提高体操运动的公平性和仲裁的权威性,那么将很容易影响体操项目的普及和推广,从而使之变得越来越小众。

实际上国际体操联合会也在对此进行探索,试图以电脑评分方式来确保公平。虽然电脑打分也不意味着“零漏洞”,但至少是一种前进的方向。比如蹦床,四项评分标准里只有一项是人为评分,其余都是电脑评分。

此外,体操项目的技术动作、计分规则极为复杂,而且每个奥运周期都会进行调整。但是对于“普通观众看不懂规则”这一点,国际体操联合会始终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目标人群的广泛度和专业度。

7月28日,日本选手桥本大辉在吊环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第二,从公平维权来看,按照现有规则,选手仅能对难度分(D分)进行申诉,而对完成分(E分)没有申诉权。每次申诉不仅要迅速提交说明,同时也要缴纳申诉费,如果被驳回则需自行承担费用。如果赛后一步步走国际组织的申诉,则不仅耗时长费用高,也缺少懂法懂行的复合型人才。

单从懂行而言,在国际体操联合会注册的男子国际级裁判里,中国有一级裁判1人、二级裁判6人、三级裁判8人、四级裁判9人,日本的一级、二级、三级、四级裁判人数则分别为1、19、2、50。与运动员的培养类似,裁判的培养同样需要不断地提供培训机会和大赛经验。

第三,从队伍表现来看,肖若腾肩伤打着封闭上场,孙炜左手手腕才添新伤,两人都展示出了拼搏精神,也有相当不错的发挥;而日本队19岁的桥本大辉确实也难度高、状态好。在心疼中国健儿之余,我们又不禁设想:假如体操队也能像跳水队一样,具备绝对优势,那么“打分之手”再偏是否也奈何不得?

7月28日,中国选手肖若腾在自由体操项目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王丽莉 摄

坦率而言,这里有疫情的原因。在东京奥运会正式宣布推迟一年之前,在层层“烟雾”之下,迫切想打翻身仗的中国体操队,犹如坐在一辆随时踩急刹的疯狂快车上。在疫情期间,不仅整支队伍精神状态、竞技状态的建设遭遇了挑战,缺少大赛锤炼也成为一道难关。

这里也有竞技体操后备人才逐年缩水的原因。近来中国体操协会推广的运动员分级制,就是试图在竞技体操与“快乐体操”之间,构筑一条人才输送通道。当中国体操人才济济,当我们有足够资本、不再需要“排兵布阵”,或许下一场“青春风暴”就是我们的。

编辑:王恒志、郁思辉、吴俊宽、赵丹旎(实习)

新华社东京奥运会报道团出品

Copyright © 1998-2021 云南信息港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版权所有